快速导航
您当前位置:国内外金融动态
资管新规下机构众生相:缩表转型 强者生存
发布时间:2018-05-02  文章来源:第一财经日报

2017年全年,尽管五大国有银行的理财规模总体仍在增长,但股份制银行的理财规模下降明显。截至去年年底,民生、光大、平安三家银行的理财余额同比均下降8%以上。

 

4月27日,中国人民银行、银保监会、证监会、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,将过渡期从2019年6月30日延长至2020年底。

 

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,各大机构此前早就进入备战状态,该清理、转型的业务已经着手推动,就待资管新规正式落地,以便对未来的业务发展做出规划。日前记者也对各相关行业所做的准备进行了调研。

 

银行:缩表、去通道、净值化

 

如果要用几个词来形容银行的备战情况——主动缩表、去通道、净值化转型无疑是最为贴切的。

 

“我们都在收缩了,债券都没有杠杆,虽然今年债市好,但我们几乎不配新债,而且非标业务几乎大幅收缩,现在大家都开始发行长期理财产品。”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 

理财产品的收缩显而易见。2017年全年,尽管五大国有银行的理财规模总体仍在增长,但股份制银行的理财规模下降明显。截至去年年底,民生、光大、平安三家银行的理财余额同比均下降8%以上。

 

除了规模,变化还发生在银行理财的期限和计价方面。金融资产按照投资目的,是持有到期还是可交易,可以分别使用成本摊余和市价法。对于银行而言,目前最担忧的问题在于,理财产品净值化后,净值波动将很大。

 

此次《意见》要求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,明确刚性兑付的认定及处罚标准,鼓励以市值计量所投金融资产,同时考虑到部分资产尚不具备以市值计量的条件,兼顾市场诉求,允许对符合一定条件的金融资产以摊余成本计量。

 

新规下,开放式理财产品可能会进一步缩短开放期,比如做成T+0形式,与货币基金相似。记者也了解到,有几家城商行和股份行持续发行净值型理财产品,资产包含信用债、利率债以及FOF(基金中的基金),有交易能力、投研能力的银行,其净值化理财产品的销售情况超出预期,但对于那些以前靠着资金池滚动来做高收益、吸引存款的小银行而言,新规下可谓“压力山大”。

 

有银行资管部人士对记者表示,银行理财可能出现的另一个变化,就是拉长产品期限。例如某股份行一款期限为1092天的封闭式产品(近3年),预期最高年化收益5.2%,超出部分全部作为银行投资管理费,托管费和销售费率总计0.32%,本金及收益到期一次性支付。

 

当然,一些客户基础好、能力强的银行,的确有底气和资本来拉长产品期限,但对于部分能力较差的银行而言,拉长期限无疑将面临存款客户的流失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投资“非标”的要求也越发严格。在此背景下,银行的期限匹配尝试已经展开。

 

同时,就存量“非标”而言,一方面银行期待资管新规能允许到期后再做安排,另一方面银行也可以尝试通过证券化的方式进行“转标”。业内人士预计,新监管形势下ABS(资产支持证券)将走热,但预计主要依托主体信用,而非真实项目现金流的思路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私人银行向来对接众多信托、券商产品,其中又以非标居多,而非标又以地产融资居多,此外还为私募证券等机构提供配资。

 

“如今很多产品都无法销售了,包括地产类非标,股票配置类产品也基本已停。”某股份行私人银行经理对记者表示。

 

基金子公司:面临“生存危机”

 

“新规下基金子公司(下称‘基子’)基本什么业务都没法做了,几千亿规模到现在剩下不到1000亿,资金池、期限错配全停,跟母公司存在竞业的项目也都被禁止,人走得差不多了。”国内某大型基金公司子公司项目负责人对记者表示。

 

基子干的是基金公司不敢做、不能做的业务(风险太高、杠杆太高),甚至有时业务跟母公司重合(竞业)。在过去几年的利益趋使下,基子的确跑得太快了。

 

2012年,证监会发布《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》,基子诞生,公募基金投资范围拓宽至非标,信托的通道优势被基子分了一杯羹。尤其是银行系基子,银行通道业务规模占比高峰时超过90%。

 

如今风水轮流转。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末,信托规模猛增29.81%,超26万亿元,逼近银行理财的规模。而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同比降幅为18.65%,券商资管规模降幅3.99%。这与证监会过去两年各项“去通道”政策落地有关,包括对基子的资本约束以及相关受托和投向的规范。

 

基子的资产端以通道和非标业务为主,负债端则以银行资金为主。

 

通道的主要功能有两类:一是将资金投向限制性行业以逃避监管,二是将资产由表内转向表外。商业银行通过该方式将资产转移至表外,降低资本约束要求,优化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。早前基子从事通道业务的优势在于效率高、费率低,而且比主动管理类项目时间短,2016年基子通道产品管理的资产规模高达7.47万亿,在总规模中占比71.1%。从投资标的来看,主要投向非标市场,规模为8.87万亿元,占比82.8%,最终投向了房地产、地方融资平台、基础设施建设等。

 

“之所以基子总被用作通道,就是因为我们的通达费率比信托和券商资管都要便宜,新规后,如果还要做通道业务,基本没有盈利了。”上述基子项目负责人对记者表示。

 

未来怎么办?不乏仍留守基子的人员对记者表示,可能要转向股权投资。

 

公募:仍面临委外赎回压力

 

公募基金的日子同样不好受,先不说股票连创新低,即使债市回暖,银行委外资金的大幅撤离仍让公募基金遭遇了“缩表”。此外,理财债基的新规也使得公募的运行模式遭遇挑战。

 

“银行资金压力大,导致委外资金要走,基金面临的赎回压力较大,尽管近期债市狂欢,但估计收益率还有一波上行。”某中资公募基金债券研究员告诉记者。

 

也有多位城商行和股份行资管部高管对记者分析称,由于银行理财原先不是资金与资产对应运作模式,使用委外时,对管理人投资业绩还有一定容忍性,资管新规后,这种容忍性会降低,特别是一年期以下产品很难把握委外后的业绩波动风险,由此判断,银行可以委外的规模可能会有所下降。不过,FOF和MOM(多管理人基金)依然是国有大行和排名靠前的股份行的重要选择。

 

其实,对比2017年基金三季报和四季报的规模数据可以发现,去年四季度存在较大金额委外资金退出公募基金的趋势。数据显示,有超过60只债基四季度规模出现了10亿元以上的缩水,其中有11只债基四季度规模减少了50亿元以上。

 

此外,上述研究员还对记者表示,短期理财债基也会“货基化”。所谓“货基化”,即指其业务模式要向货币基金靠近,“例如配置的久期和比例,完全按照货基来监管,严格限制397天最长久期,120天平均久期,存单比例不能超过20%,流动性指标中,现金比例从5%上升到10%。”

 

货基:可能会迈向净值化

 

新规落实后,货币基金可能会变成净值型产品,即采用市值计价法。

 

《意见》显示,只有下述资产可以采用摊余成本计量:一是产品封闭式运作,且所投金融资产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的并持有到期;二是产品封闭式运作,且所投金融资产暂不具备活跃交易市场,或者在活跃市场中没有报价,也不能采用估值技术可靠计量公允价值。

 

多位从业者对记者表示,货基在国际上都用摊余成本法来计量,基本上都是做成开放式,然而其没有明确的时间期限,又有市场估值,这就意味着按照新规,未来货基或许不能用摊余成本法了。不过,多家机构认为,摊余成本法的认定条件较为模糊,还需后续细则加以确认。

 

一直以来,货基采用摊余成本法,这一估值方式不受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,使得货币基金收益率在未发生极端情况时都呈现正收益,并且净值长期保持在1元,净值变动不体现在价格中,而是份额会随之增加。

 

如果未来真的用净值体现收益(如公募基金的市值法),由于市场经常发生上下波动,将每一日的收益率年化后,投资人往往无法理解。比如在市场行情非常好的时候,T日资产发生0.3%甚至更高的收益,年化后收益率为109.5%,普通投资人容易产生误解。

 

其实,早前证监会也对货基采取了一些方式控制风险。为了防止摊余成本法估值和市场价格产生太大的偏离,证监会要求货基每日同时计算按市场价格的影子定价,并且计算两者的偏离度。当负偏离度(即基金资产组合的实际价值低于账面价值)达到0.5%时,基金管理人需要使用风险准备金或者固有资金弥补潜在资产损失,将负偏离度绝对值控制在0.5%以内。

 

“说白了,一旦赎回压力加剧、负偏离度大,基金公司就要垫钱进去,这其实不利于显示基金经理真实的账户管理能力。”境内某货基投资经理告诉记者。